请百度搜索合肥艾提思艺术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关键词找到我们!

专业资讯

外显性语境影响电视节目主持人言语表达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8-4-11     浏览次数:    

外显性语境影响电视节目主持人言语表达

赵德珠先生说“外显性语境,是指对人们的言语交际制约是直接的,作用是明显的因素,即临时组成的交际氛围。”因此,语言运用的时空环境、言语交际的对象、言语交际的目的以及话题的确定等因素,都构成了语言运用的“外显惟语境”。

根据电视节目主持人语言运用与传播的特点,其外显性语境是由制约并影响着电视节目主持人言语表达的“传媒语境”、“节目语境”和“话题语境”构成的。

1.传媒语境

电视,在我国出现的时间较晚,但发展的势头异常迅猛,发展的范围也异常广泛,已逐渐成为人们获取信息和文娱生活的重要而简便的主要媒介。美国的著名政治家西奥多·怀特曾感叹道:“电视统治一切。”电视,对社会的巨大影响力,越来越不容人们忽视。

然而,电视在传播信息时,是有别于书信、报纸、杂志及广播、电影等媒介的。电视具有自己的特点。

(1)特定的交际场合——电视媒介。

电视是以电波所传送的声音和图像为媒介的传播工具的。以声音和图像作媒介,这就决定了电视既有自己独特的优质,又有其弱点。

声画并茂,视听兼备的综合传播,顺应了人的生理特点,这是电视得天独厚的优势。视与听,是人类接受外界信息的主要途径。据科学家们研究,人对外界的感受,60%来自视觉,视觉在我们的感官中是最重要的,通过我们的眼睛,我们可以了解和熟悉周围的世界。通过耳朵,我们可以录下物体运动中产生的声波。眼耳并用,便在人脑中录下了事物的基本特征。从记忆效果看,昕到的信息能记住20%,看到的信息能记住30%,边看边听的能记住50%。

电视具有现场感强、可信度高的特点。长期以来,人类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借助符号传播信息的过程。从各种图识标记,到象形文字直到现代的文字,都是具有特定的象征指代意义的符号。而电视可以逼真地再现信息源的多种情景,可以在电视屏幕上展示信息源所发出的真人、真事、真景。受众通过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直接了解并感受信息,省去了编制符号、破译符号的过程。电视的现场感大大提高了电视节目的可信度,它所产生的影响力和感染力,是广播、报纸难以企及的。例如,沃尔特·克朗凯特对“水门事件”报道的影响力。

电视具有近距离观赏,亲切自由的特点。观众在收看电视节目时,是一种近距离地观赏。这种近距离的收视形式,与传播内容的声画并茂和现场感的结合,便产生一种面对面直接交流的亲切感。这种面对面交谈的亲切感,在主持人节目中表现得最为突出。电视节目主持人作为某…节目的代袁,直接面对观众,与观众亲切交谈,将节目的宗旨传达给受众,仿佛受众家庭中的一员,亲切、可感。

电视具有传播内容的兼容性、开放性的特点。在绘画、雕塑、建筑、舞蹈、戏剧、电影、音乐、诗歌之后,被称为“第九艺术”,而这后来才出世的第九艺术,却将前八种艺术囊括在了自己的麾下,它是一个开放的框架,可以兼容并蓄无数内容。同时,电视有新闻及新闻评论类节目、服务类节目、教育类节目、娱乐竞技类节目等等形态。这些节目,又是报纸、杂志、广播、电影、课堂教学、实验室操作等等的混合、发展的衍生物。电视兼容了这一切,将这些内容展示在自己的屏幕上,推介到观众面前。

正是由于电视是以电波传送的声音和画面作为传播媒介的,这也给电视带来了许多弱点和局限。即:

电视传播的表面性。由于电视的画面难以表达人物的内心活动和事物的内在规律,同时也难以表达出事物的背景材料。

电视传播的不可再现性。电视传播的信息稍纵即逝,不便停下来仔细琢磨,而且电视必须按播出顺序收看,同一频道收视的选择性差。

电视所具有的这些特点与弱点,决定了节目主持人语言运用的特性。

(2)特定的交际目的——服务受众。

电视传播的任务与目的,是由电视的社会属性决定的,就是全心全惠为受众服务,不断满足受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的需要。这是由我国的广播电视业的宗旨决定的。具体来说,电视为受众服务的目的和任务,主要指:沟通情况,提供信息;宣传群众,组织舆论;传播知识,开阔眼界;提供娱乐,丰富生活;为受众服务,方便群众。

由于电视自身的特点,决定了受众在收视电视节目时,完全是自觉自愿的,不具有规定性和强制性,所以,要使电视的目的和任务得以实现,其途径是:“吸引”受众。在这里,电视只能靠各种新颖的形式如图像、音乐、色彩等,丰富的内容如新近的信息、有趣的话题、实用的知识、奇闻逸事等来“吸引”受众。而不能像政论文章、科技论著那样,用一层层理性的说理来“说服”受众。这就决定了电视节目主持人的语言必须生动、简洁、鲜明、具体,能迅速“抓住”受众。

(3)特定的交际对象——电视受众。

电视节目主持人的交际对象,主要是电视受众,当然还包括主持人搭档、嘉宾、现场观众等,但主持人与后者的交际,其目的最终依然是将信息传递给受众。

电视的受众是社会的全体民众,无论性别与男女老幼,也无论民族、职业与文化水平。从受众收看电视节目的情形来看,电视有声语言的使用者(包括电视主持人、记者、编辑等)随时随地通过电视发射装置,对电视机前的广大受众发出信息,受众只接受信息,信息的传播者与接受者相互隔开,这便使得不同的受众,因不同的趋新、趋雅、趋奇、趋异的收视心埋,而形成了不同的受众群。电视节目主持人必须结合这些特点,在语言上选择简明、新奇、富有感染性的表达方式,才能“吸引”住受众。

2.节目语境

电视节目主持人存在于电视主持人节目之中。根据不同的节目形态,主持人节目大致可以分为:电视新闻及新闻评论类节目、电视服务类节目、电视教育类节目、电视娱乐竞技类节目等等。

有关主持人在不同节目形态中的呈现,我们将在下一章里具体讲授。在此,我们着重讲述不同类型的主持人节目,给主持人造成的不同语言运用的环境,直接影响和制约着主持人的语言运用,并形成不同的言语差异。

(1)新闻及新闻评论类节目。

新闻,是电视的第一语言。这类节目就是对新近发生的、具有较高新闻价值和一定社会意义的事实进行报道或评论。随着电视媒体的不断发展,电视新闻及新闻评论类节目的形式也更加丰富多样。而新闻的不同组合,也构成了电视新闻及新闻评论类节目的不同形式。

由于电视传播稍纵即逝、保存性差,电视评论一般要与新闻结伴而行,常常需要借助、依托新闻来发表议论,节目通常采用解说词短评、主持人评述等评论方式,短小精悍,一事一议,快言快语,一针见血。如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新闻调查》、《经济半小时》、《时空迮线》等。

该类节目所处的语境具有:传播信息的功能;客观报道的功能;宣传报道的功能;驳斥谬误的功能。由此语境决定了电视节目主持人的语言,在这类节目中运用的方法和规律便是:在语言材料的运用上,应当使准确性、严密性,同生动性、形象性互相交融;风格上必须是庄重、严谨、沉稳、鲜明的;主持人评述的言语应富有逻辑性,表达要有鼓动性。它不要求主持人个人情感投入得过多,也不要求个人临场发挥得过多,而是更多地要求其真实性与规范性。

当然,此类节目在强调严肃性、规范性的同时,为使受众感觉是与主持人“面’对面”地在交谈,许多主持人曾尝试着随节目的不同气氛变换不同的语气,使用一些形象性、通俗性强的语言,语势起伏较小,同时辅之以面部及视线的平和,以缩小与受众之间的距离,增强与受众的交流感。如,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白岩松,在《东方之子·长江人》系列节目中的开场白是这样的:

我们将在中国最炎热的季节走过长江,走过这条也许在世界经济生活中最炎热的一条河流。几年前是《话说长江》,而这次说话的是长江。

(2)电视服务类节目。

服务类节目,主要是向受众提供各类生活常识、咨询服务。电视广告节目、电视外汇牌价、电视股市行情、电视天气预报,电视供求信息、经济信息联播以及五分钟健美等节目,都属于电视服务节目。如《股市行情》、《天气预报》、《为您服务》、《5分钟健美操》等节目。

该类节目所处的语境具有:传达和周知的功能;联系和协调的功能;记录和总结的功能。由此语境决定了电视主持人的语言,在这类节目中运用的方法和规律是:语言相对要按若干固定的格式表达,选用相对专业、准确的术语和一些简明、活泼的词语,使句法完整严谨,表达通俗易懂。固定性、简明性、亲近性是其言语上最明显的特点。

考虑到电视的可视性以及电视的大众传媒性质,电视服务类节目在遵守汉语公文事务的语言规范的同时,在语言程式化的基础上,融合一些其他形式的语言运用方式,将理寓于情中,这是符合语言自身发展规律的。例如,电视广告,“放我的真心在你的手心——美加净护手霜”、“威力洗衣机——献给母亲的爱”等;再如,《天气预报》的主持人除了播报天气情况外,大多在天气变化时节,运用了一些带着感情色彩的话语,嘘寒问暖、提醒人们添衣带伞、减灾防害、抗洪抗旱等,其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3)电视教育类节目。

这类节目,具有普及知识、教育民众、陶冶受众情操的作用。各省、市电视台设立的科技天地、生活顾问、家庭百科、农业教育与科技、五分钟学烹饪;以及外语、电脑、企业管理等各类教学节目等等,都属于电视教育类节目。

该类节目所处的语境有着:定义功能;论证事务的功能;总结科技生产过程和传播经验的功能。因此,电视主持人的语言,在电视教育类节目中运用的规律和方法是:主持人语言的运用,多选用单义词和专门术语,词语具有国际化、符号化、公式化、数字化特色,句子表达力求完整,关联词语运用得比较多。’专业性、逻辑性、精确性、理智性是其语言上显著的特点。

然而,在“电视”这个特殊的语境里,要注意科技术语、专业知识用语的通俗化,尽量使用简短明快而富于表现力的句式,深入浅出地阐明道理,还应运用一些带描绘色彩的词语和形象化的修辞方式,以增强对受众的吸引力和感染力,努力克服语言的刻板枯燥。

(4)电视娱乐竞技类节目。

电视汇总兼容了一切其他艺术门类的精华所在,这集中体现在电视娱乐竞技类节目之中。电视娱乐竞技类节目是一切艺术形式、游戏样式在电视媒体中的创造性展现,其中包含着一些知识、技能、体能等娱乐、竞赛节目。中央电视台的《综艺大观》、《正大综艺》、《曲苑杂坛》、《艺苑风景线》、《开心辞典》、《非常6+1》等,包括各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节目。

该类节目所处的语境具有:形象描绘的功能;感情描绘的功能;给人美感的美学功能。因此,电视节目主持人的语言,在这类节目中的运用方法和规律,便表现为:语言在广泛地使用艺术词藻时,要运用鲜明活泼的口语词汇;句法丰富,灵活、自由、多变;各种富有表现力的修辞手段使用频率较高。形象性、描绘性、丰富性、审美性是其语言运用上的明显特点。

然而,在这类节目中,电视节目主持人要把这些语言运用的方法掌握得自如、恰切,却是十分不宜的。例如,倪萍在《我常常觉得自己不会说话》一文中写道:

主持人从开始化妆,拿到稿子,到穿上服装,坐在摄像机前,被几千瓦的灯光照耀着,这时你的语言也就随着“脱离了生活”。这种生活语言和电视语言,我以为,成功与失败在于分寸之间。

分寸感对于生活中的每一个正常人来说是与生俱来的,什么样的环境,什么人在场,你是什么身份,你一张嘴说话一般能够自然到位,但是对于主持人来说,分寸感是要训练的。几年前,我曾在家里墙上挂一排娃娃,我给他们带上牌子,上面分别写着:我是伤员,我是老人,我是孩子,我是不愿说话的人,我是开口停不住的人,我是没有上过电视的……许多个晚上,工作不忙的时候,我都做这样的训练,用同一个问题去和他们每一位说话,然后再用录音机录下来。结果我发现,虽是同一个问题,但因对象不同而语气、语调就不相同。前提是你必须用心和他们交流。这样训练的结果是语言的分寸感比较准确。

我的语言本身比较质朴,比较通俗,也比较老百姓化。有些从文字上看起来不能上电视的话,但我用了,效果反而很好。例如有一次我们以邻里之间为话题的《综艺大观》,串连词是这样写的:“邻居是什么?是相互帮助的朋友,是在你困难的时候可以向他求援的伙伴,是你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友情,是你生命中相互给予的人们。”这话写得很好,但我始终觉得这样的台词,哪位主持人说都很合适,但却没有我的个性。直播时我把它改成:“邻居是什么?是你正炒菜,发现酱油瓶子是空的,于是你就敲门要点酱油的那家人;是你出差了可以让他帮你常看看门锁是否被人撬开的那家人;是你家房子冒烟了能第一个去打119的那些人……”这样说,观众听起来就记住了,并产生了联想,甚至想到了他的邻居是谁。

3.话题语境

电视节目圭持人在节目中的言语交流与日常生活中的说话是不一样的。日常说话比较随意、松散,是无规则、片段式的,有时只是一些语言碎片;而主持人由于受电视传媒语境的制约,受不同节目语境的制约,受节目质量要求与时间的制约,因此他们在节目中的表述言语,在节目中与参与者的交流言语,不可信马由缰,随意论之,只能是结构相对完整而严谨,用词规范并表达流畅。即使像《锵锵三人行》这种话题开放的谈话节目,主持人与嘉宾的言语交流在每一个话题中,也都呈现出相对的完整性和规范性。

也就是说,电视节目主持人必然要受到媒介的制约、必然要受到具体节目中“话题的提出”、“话题的展开”、“话题的归结”三方面因素的制约和影响。其中,主持人的言语占据着一定的主导地位。

(1)话题的提出。

话题是电视节目主持人言语交流的核心。话题不明确,主旨不清,言语交流的双方便无从谈起。因此,话题就好比是主持人言语交流的出发点,是赛跑场上的起跑线。在言语交流前,主持人必然要先把交流对象带至言语交流的起跑线前,主动提出话题,让受众或参与者明白言语的主旨是什么,将要说什么。所以说,电视节目主持人的语言运用,首先就要受到这个话题提出的主旨的制约和影响。.例如,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崔永元在《实话实说·为什么吸烟》中的话题提出是这样的:

主持人: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的《实话实说》节目!我们今天谈的话题可以说非常小,有多小呢?只有两寸多长;我们也可以说这个话题非常大,因为它涉及到中国的工农兵学商各个行业,而且和中国的3亿人有切身的联系,那就是——吸烟。下面我们就言归正传。我们今天谈的是吸烟问题,先从心理学的研究方面谈起。(对郭念峰)您平时都是研究别人的,今天能不能当着大家,研究研究自己。您吸烟吗?

郭念峰:我想我吸烟很怪,因为我吸烟从开始的时候,就跟人家不一样,我吸烟是饿的。

在这个例子中,主持人一开始就提出了话题——“吸烟”。为了导向更明确一些,主持人又进一步缩小了话题的内容——从吸烟的心理开始谈起,于是引介出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郭念峰。话题便由此开始谈起,其中主持人言语的主导地位清晰可见。

为了让言语的交流者能够明确话题,节目主持人往往要在话题的提出方面开动脑筋,有的通过音像引入,有的通过事理、数据、趣闻将言语交流者导向话题。方式、方法会有多种多样,但节目主持人在言语交流中的主导地位不变。

(2)话题的展开。

电视节目主持人提凼了话题,使言语交流者、受众明白了主持人在说什么,即明白了言语交流的方向,而怎么说也必须在节目主持人的引导下一步步进行。话题是言语交流的起点,也是言语交流的轨道,好比运动场上的跑道。因而,在言语交流中,主持人必须带着言语交流者,一个话题接着一个话题,朝着既定目标,将话题层层展开。

所以说,电视节目主持人的语言运用,还要受着这个话题展开的趋势的制约和影响。例如,东方卫视《中国经营者》节目主持人方宏进采访光明乳业董事长王佳芬的一段:方宏进:听说您是今年这一届中欧商学院毕业班年纪最大的一位同学。

王佳芬:第二位。

方宏迸:很多人聊天的时候也聊起这个话题,好奇的是王佳芬同学的作业到底是自己做的,还是王佳芬的秘书帮着做的?

王佳芬:那全是我自己做的。把作业翻成英语是我儿子做的。

方宏进:剩下的呢?

王佳芬:都是我自己做的。

方宏进:年过50岁了再去读书,再去做功课,是什么感觉?

王佳芬:我很有劲。我读书是我自己要读的,所以我就觉得很值。然后,我觉得有两个结果,一个结果是对我个人的提高,第二个结果对我们公司带来很多好处。我的作业不是特别优秀。因为我不是按照老师要求的那样一板一眼地做。老师要你交的作业,一定要把他的观点写上去,而我已经那么有观点了,所以我得高分的机会不多。

在这个例子中,主持人第一段话承上启下,为嘉宾对“读书”这一话题的言语交流打开了新的切入口;当嘉宾判别式地回答了主持人的提问后,主持人又将话题推进了一程,要求嘉宾回答做“功课”的情况;当嘉宾具体回答了主持人的提问后,主持人又将话题推进了一程,要求嘉宾谈谈她年过50再去读书、做功课的感觉。于是在嘉宾的自然回答中,受众不难看到其实干、上进、独立的个性特征。整个的言语交流主角是嘉宾,但毋庸置疑主导却是节目主持人。

(3)话题的归结。

电视节且主持人提出了话题,主导着言语交流者“说什么”,展开了话题;然后主导着言语交流者“怎么说”,延伸了话题;同样言语交流在最后,还必须由主持人去归结话题,以便让言语交流者明确,言语交流的最终目标——“为什么说”。因此,电视节目主持人的语言运用,也必然受到这个话题归结要求的制约和影响。例如,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王志在《面对面·钟南山直面非典》中对广州呼吸病研究所所长钟南山采访的话题归结:

王志:那你有没有一个时间表?从你专家的角度来说,要控制这个病或者说能够有效地对这个病进行治疗?

钟南山:我想我只不过是一个临床大夫。我不能够用我的,我自己的单纯的知识就能够对他提出一个预料,或者预计这个病什么时候能够控制。但是作为一个临床大夫来说,我想寻找出比较有效的治疗方法,我相信时间不会很长。

王志:其实对于你个人来说我觉得荣誉不是问题,学术地位也不是问题,那你这样拼命到底是为了什么?

钟南山:我就想追求一个未知数,就是这个目的。这个病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是什么病原,是什么源头,怎么治,这就是我这个领域的事,所以我希望搞清楚,这就是我的最大动力。

这是有关“直面非典”话题谈论的结尾。之前,在主持人的主导下,嘉宾介绍相关事实、谈观点、讲做法。最后,通过主持人的发问,让嘉宾实实在在地、真实而恳切地讲出自己的初衷和动力,自然结束了整个谈论。

此外,为了让整个言语交流有一种完整感,并能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和无穷的回味,电视节目主持人通常在言语交流结束时,还常常采用抒情式、评论式等方法,想方设法更好地发挥言语交流中的主导作用。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8119679797
浏览手机站
微信二维码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0951号